新京报:“缝肛门”判决并不乖谬

医网微信 扫一扫

微信号:ewsos1
手机扫一扫
关注医网官方微信
随时关注健康

  • 2011/1/25 来源:新京报
  • 相关内容

医网摘要:深圳“缝肛门”事件再度引人关注,这次是以名誉权案件的方式出现的。

    深圳“缝肛门”事件再度引人关注,这次是以名誉权案件的方式出现的。

    在名誉权诉讼中,助产士张某的诉讼请求获得法院支持,产妇丈夫陈某被判赔偿3万元及赔礼道歉。

    以现在的情况看,陈某即使上诉,恐怕也难获他所希望的结果。

    “缝肛门”事件,起自陈先生向媒体报料,称妻子在医院生产,因助产士嫌红包少被报复,肛门被缝。此事经卫生部门调查,确认为不存在肛门被缝而是生产过程中处理痔疮。后来,警方认定未发现故意伤害行为。

    法院判决陈先生败诉,并非“粗糙武断”。因为助产士未缝合产妇肛门,既有卫生部门的调查,也有法医鉴定结果。

    “缝肛门”在媒体上报道,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。产妇被报复缝合肛门,令人震惊,并被当成事实,据此产生了诸多评论。医务人员索要或收受红包,人们极为反感。医疗是一种专业,医务人员可能因“不高兴”而让人有苦难言,让人得不到有效处理,这种焦虑产生了红包现象,而红包流行则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焦虑,医疗的信任度已经极低。这是“缝肛门”爆出之后,没有被作为一个疑问,而是被相当多的人不假思索地当成事实的社会基础。

    基于医疗作为社会问题的普遍现状,人们容易倾向于认为“缝肛”行为存在。然而,对涉事的助产士来说,被指为报复缝肛是一个严重的名誉问题,提出诉讼也是维护权益。而判决并不依据一般的社会心理,只能依据事实。

    在一般情境下,我们可以痛斥红包、职业道德缺失等现象,但在一个具体的事件中,当事各方有着平等的权利。助产士或有不当,不能承担非事实的责难;陈先生或有委屈,不能获得非事实指控的特权。这对公众舆论和媒体也是一个镜鉴,大家首先要面对事实,面对证据,有讲逻辑的兴趣,分清现象、推测与事实的区别,分清这一事与另一事的区别,而不是在正确的原则立场上胡子眉毛一把抓。


本文来源: http://news.ewsos.com/jkdjt/20110125/343809.html

责任编辑:聂倩

最新保健资讯 女性 男性 两性 母婴 老人 快讯

疾病相关资讯 儿科 妇科 性病 心血管 消化 肿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