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论:别让尿毒症患者的悲情成宿命

医网微信 扫一扫

微信号:ewsos1
手机扫一扫
关注医网官方微信
随时关注健康

  • 2015/4/3 来源:[db:来源]
  • 相关内容

医网摘要:重庆医改风波日前引发热议。据新京报报道,4月1日,重庆市有关方面证实,透析费用沿用原标准,已按新标准收取的费用予以退还。这也被视作“重庆尿毒症患者的胜利”――就在前一天,当地数百名尿毒症患者及其家属集会抗议治疗费用翻倍。它也将尿毒症患者群体的困境置于舆论视野中。

        别让症患者的悲情成宿命

  都说“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,而尿毒症患者群体的悲情,梳理起来都跟一种“不幸”有关:被社会保障“筛”掉了。

  尽管重庆医改落地仅一周就出岔子,但一众尿毒症患者打着“请求安乐死”“小病拖,大病扛,患了尿毒症进了火葬场”等标语的照片,仍让人难以释怀:悲绝至此,叫人情何以堪?

  悲情角色,似乎并不专属于重庆医改冲击下的尿毒症患者,而更像是属于一个病症群体。近年来,尿毒症患者的际遇已屡被媒体聚焦,而它们也总能提炼出某个关键词:悲剧。2009年,媒体聚光灯照向了湖南益阳的尿毒症毒贩群落,他们的情况让缉毒执法都左右为难;2012年,吃低保的北京男子廖丹为给身患尿毒症的妻子做透析,私刻医院公章,骗取透析费17.2万余元,被“判三缓四”;湖南尿毒症患者聂水华铤而走险买假发票骗保42万余元;2013年,南通尿毒症患者胡颂文自制“钢的肾”维持生命13年被曝光……

  都说“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,而尿毒症患者群体的悲情,梳理起来都跟一种“不幸”有关:被社会保障“筛”掉了。廖丹因为吃低保其妻子没有办理医保,这个贫困的家庭更无力承担每月高达几千元的透析费用;聂水华加入了新农合,但“保基本”的新农合,离“保大病”的个体需要相差甚远。而重庆医改出问题的理由――“对需长期治疗、经济负担重的特殊患者考虑不周”,也说明了保障制度沦为“筛子”的困窘。

  捐助廖丹17.2万元、帮助其退还赃款的珠海市政协常委陈利浩说:只有医保制度更完善、合理,才能真正解决这些在医保夹缝中、难以享受医保政策人的看病难问题。说来说去,还在于救济制度的兜底。在这方面政策维度也不是没进展:去年2月,国务院医改办发布了《关于加快推进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工作的通知》,明确尿毒症等重特大疾病将补偿90%左右。但试点的渐进性跟下沉过程中的打折扣,都会让目前的现实保障离社会期许尚有距离。

  事实上,对“廖丹之妻”和聂水华们来说,即便统一较高的治疗费用报销比例能着地,但因为尿毒症而失去一个劳动力,也会令一个家庭陷入困境。所以,要纾解其困境,医保网密织跟民间力量的参与,恐怕一个都不能少。

  200万尿毒症患者需要怎样的医保?

  既要增强大病医保对尿毒症患者的保障,包括明确对腹膜透析的治疗政策倾斜,也有必要将慢性肾病置于更重要的防治地位。


本文来源: http://news.ewsos.com/ygjxs/20150403/1072617.html
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

责任编辑:王晶

最新保健资讯 女性 男性 两性 母婴 老人 快讯

疾病相关资讯 儿科 妇科 性病 心血管 消化 肿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