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成医生不满收入

医网微信 扫一扫

微信号:ewsos1
手机扫一扫
关注医网官方微信
随时关注健康

  • 2015/5/28 来源:
  • 相关内容

医网摘要:中国医师协会27日发布的《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》显示,2014年的调查中,65.9%的被调查医师对自己的收入不满,很多医师认为提高医师合法收入对治理红包、回扣,以及缓解医患关系紧张都能起到积极作用。白皮书称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》对教师的收入有量化要求,医师的收入也应当以立法的形式予以保障。

 

  不可孤立化理解医生的不满

  王聃

  我不知道,围观者如何看待这样一份调查结果。我的第一感觉是,这份白皮书的某些内容还是稍稍显得矫情。平心而论,在整个社会的衡量体系中,医生群体的整体收入还是处于中上水准,尚且达不到必须以立法形式来予以保障的程度。至于说到“提高医师合法收入对治理红包、回扣,以及缓解医患关系紧张都能起到积极作用”,也有些缘木求鱼。真正要去除医疗行业中的不正常现象,缓解医患矛盾,关键依旧在于深化医疗体制的改革。

  不过,这绝不代表医生们的心声非真实的想法,亦不代表对此种声音就可以简单化地忽略。如果把观察的视野拉得更长一些,我们会发现,抱怨职业的不堪、不满意自己当下的收入水平,几乎成为了所有行业中都可能发生的事情。在网络上随便一搜,类似的消息比比皆是。譬如“科技工作者现状调查:30.5%对收入不满意”“ 青年教师对工资收入最不满意 ”,就连向来被外界所羡慕的公务员,调查亦显示,其中不少人抱怨工作忙闲不均,普遍对收入不满。

  倘若不孤立化地理解,真实的问题其实是:为什么我们总是不满意自己的收入?如此问题不免比“六成医生不满收入”更有分析价值。通常来说,对于自身收入的感知状况,取决于两个因素。一个因素是,与其他职业和群体比较,是否比他们高?另一个则是,在社会收入分配的大背景下,工资收入是否实现了同步的增长。不得不说,两个问题都令人疑虑。不错,部分行业工资的绝对数值确实在增长,但是某些特定行业中灰色收入的存在,以及旱涝保收的状况,又会令其产生不平衡,进而不满意目前的收入状况。

  至于说到收入分配改革对职工工资的惠及力度,同样应该承认,近年来收入分配改革不时有动作和声音传出。但增幅稳定的居民工资上涨机制,以及多次提及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,仍然没有出现,那么所谓的“提低、扩中、限高”,亦难以被充分地兑现。尤其是其中的“扩中”,即壮大中等收入群体,进展相对缓慢,这恰是调节利益关系和收入分配的极其重要之处。既然数目庞大的中产阶层难以从收入分配改革中被重点关注,因此出现以不满意收入为表征的收入分配抱怨,亦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 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“六成医生不满收入”只是社会性心理和症候的一个缩影。白皮书提出,医学教育属精英教育,要想成为一名医生,除了接受正规的医学教育外,毕业后还需进行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。医师成长的时间成本比较长。对此,我们表示深刻地认同,但如果厘清了某些宏观性的生成缘由,不难得出结论:要让“六成医生不满收入”不再出现,要让抱怨收入不至于成为社会普遍的情绪,路径依旧在于破除某些特殊行业的特殊收入,以及加大整个社会的收入分配改革力度。这比单纯立法保障收入更显重要。


本文来源: http://news.ewsos.com/ylgz/20150528/1111035.html
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

责任编辑:王晶

最新保健资讯 女性 男性 两性 母婴 老人 快讯

疾病相关资讯 儿科 妇科 性病 心血管 消化 肿瘤